池鱼

原创文章,文笔略差,谢谢观看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和他是在酒吧里认识的,我是酒吧的服务员,经常看见他在酒吧和各种各样的人交流,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他拥有成熟男人最完美的气质,只是看他一眼,就能让人渐渐痴迷,我也不例外。

那一天,他喝醉了,我走到他的面前,想叫醒他,奈何他喝的太醉,根本叫不醒,他的手机也没电关机了,我知道如果我不管他,他可能会露宿街头,我把他带回了家里,那一晚我和他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我很害怕,我怕他醒来,看到这一切,会觉得恶心,会讨厌我,我也是第一次那么的厌恶我自己。

第二天醒来,他看到这一切,并没有怪我,也并没有觉得两个男人这样很恶心,他只是对我笑了笑。就这样我们在一起了。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都非常充实,他有很高的学历,他是博士,而我连高中都没上完就辍学,我感觉我可能配不上这么好的人,他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悲伤,对我说,学历只是一种形式,知识才是每个人所拥有的。可是人往往认识不到这一点。

我们经常会一起去旅游,他会带我去看我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看到的国家和风景,他非常喜欢诗,我和他所到每一个地方他都会念一首诗,他对我说诗是诗人表达感情的一种寄托,是诗人身上的影子,他会给我讲各种各样的诗以及诗背会的故事。

终于马上要回中国,那是我们在希腊圣托里尼岛的最后一晚,他给我看了一首诗《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他对我说他很喜欢这一首诗,他很喜欢这首诗的作者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他告诉我这是一个很伟大的诗人,这首诗是一首情诗,这诗里吟诵的爱情,令人陶醉,令人悲伤,那一晚的他很阴沉,而我感觉发自内心的不安

回到家乡以后,我依旧当我的酒吧服务员,他依旧和以前一样,经常出现在这个酒吧里。

我从一本书里看到了那一首诗《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那本书还是我上学时买的,真怀念啊,我缓缓的念了那首诗: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

绝望的落日

荒郊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读完这首诗以后,我产生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感情,这是一首多么美妙的诗,他的作者又是以什么感情,以什么动力才写下这首诗的。

我和他开始慢慢疏远了,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聊天约会,即使我们每天都在酒吧里相遇,但是距离总是在无声无息中产生的,我还是会每天给他发信息,每天都会,但无济于事。

终于,有一天他给我打了电话,我开心极了,立马接了电话,他的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优雅,他说他要走了,我立马哭了出来,问他,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吗,你告诉我,我改,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他沉默了一会,从电话那头对我说,人始终要分别的,只不过是时间的长短,我希望我离开的那一天,你能来送我,我的爱人。

我来到了机场,他看见了我微笑的对我走来,可是我还是没有尊严冲他哭泣,乞求他不要走,我不想以后都是我一个人,我不想和以前一样,他摸了摸我的脸,吻了吻我的唇,告诉我,不要伤心,不要为了我这种人哭泣,我不值得。

他马上要走了,还有10分钟,他提起了行李箱,朝我挥挥手,我喉咙发疼,眼睛微肿,我念了那一首诗,我的心告诉我,我想念那一首诗,我以一种离别爱人的口吻大声的念了那首诗: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

绝望的落日

荒郊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我给你我已死去的祖辈

后人们用大理石祭奠的先魂

我父亲的父亲

阵亡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边境

两颗子弹射穿了他的胸膛

死的时候蓄着胡子

尸体被士兵们用牛皮裹起

我母亲的祖父

那年才二十四岁

在秘鲁率领三百人冲锋

如今都成了消失的马背上的亡魂

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

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

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

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

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

关于你自己的理论

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我给你我的寂寞

我的黑暗

我心的饥渴

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   博尔赫斯

他看向了我,眼睛里有些许的欣喜,有些许的激动,他似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永远的离开了。

他走后我的生活开始和从前一样,不,甚至更糟,但是我也和他一样喜欢上了诗,离开他以后我看了许多诗集,悲伤的,喜悦的,无可奈何的。

我还是很喜欢那首诗,我突然想再看看那首诗,我找到了那本书,那是一部诗集,我突然发现在那首诗的另一页还有一首如此悲伤的诗: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

成为更新的荒凉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 艾米莉·狄金森

评论

热度(1)